报刊、网络文摘

限塑十年——你叫的外卖环保吗

  文章加入时间:2018年6月


  身在北方,想吃远洋海鲜、热带水果,打开手机动动手指,就有鲜货送上门;心仪的品牌出了新品,轻点鼠标下单,就有快递员送来美衣、靓包……现在,人们大部分生活所需都能在网上完成,然而,在获得极致的便捷后,包装盒、塑料袋、快递箱等又造成二次污染。
  商超、门店等老行业限塑效果不一,快递、外卖等新业态又带来新的挑战,实施十年后,“限塑令”再度引发热议。
  新业态带来新困扰
  午饭时间,在太原府西街一幢写字楼上班的王超群掏出手机,熟练地打开APP,点好一份午餐后,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她已经习惯了点外卖,“基本工作日午餐都会订”,其他同事也以外卖为主,个别人会出去吃。
  王超群上班的写字楼有数百名员工,每次饭点至少有1/3的人点外卖,一顿饭产生的百余个餐盒中,很多不可降解。写字楼一位保洁员说,外卖垃圾占多数,有时候一层楼就能收拾两三袋。
  一个人在家不想做饭,太原市民张华经常点外卖,但层层包装,让她觉得很浪费。“一顿饭至少两个盒,有时候还要裹上保鲜膜,还有一次性筷子、塑料汤勺、牙签、纸巾、塑料袋。”张华说,比起自己做,外卖垃圾太多,像筷子、汤勺根本无需配,家里就有。
  对此,商家也有苦衷。在府西街一家商场地下美食区开麻辣烫店的戎午平告诉记者,比起西餐,中餐汤多,不适合纸盒包装,考虑到成本因素,可降解餐盒也不合适,最佳选择是塑料餐盒,“包装不严会洒出汤,顾客会投诉,所以就多包几层,垃圾也就多了。”
  数据显示,外卖方面,截至2017年底,各大外卖平台每日产生的订单总和在2000万单左右,以每单外卖使用一个塑料袋计算,全年使用的外卖塑料袋高达73亿个。
  除了外卖垃圾外,造成困扰的,还有快递物流垃圾。去年全国快递行业包装使用量达400亿件,换算成造纸用的树木,约7200万棵,相当于46.3个小兴安岭。
  来自晋南的魏师傅,已经在太原干了十余年,主要在双塔寺街一带办公楼和居民区回收废品。“刚来的时候最常收的是废报纸、家电,自从有了网购,收得最多的是快递包装盒。”魏师傅说,像“双11”这样的网购高峰期,他一天从一个小区收的快递包装盒就有100多公斤。
  “限塑令”明确规定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实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一律不得免费提供。记者走访发现,“老行业”中,大型商超都有偿提供塑料袋或用纸袋替代,而在一些小门店则随意很多。
  6月4日,记者在并州路一个农贸市场看到,每家摊贩的货架上都有免费塑料袋,消费者随意使用。市场周边的一些药房、饮品店、饭店、服饰店,情况大多如此。
  位于中正天街的一家大型超市收银员告诉记者,她所在的收银台一天约出售200个塑料袋,同时工作的有9个收银台,只有中老年人会自带购物袋,而卖场内对手撕塑料袋则没有管控,顾客随便撕。
  回收遭拒遇尴尬
  距离颁布已经过去十年,不断有新的经济现象和社会形态更迭,“限塑令”面临着新的挑战也在预料之中。那么,用过的餐盒、快递包装袋能不能回收呢?记者联系到几个废品回收站,得到否定的答案。
  回收站工作人员的答复是:“塑料不收,塑料不好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人要。”
  对此,魏师傅有自己的经历和看法。他说,不是不能收,而是许多塑料餐盒内,会留下丢弃的食物,分拣代价太高,而且大多数一次性塑料餐具无法循环利用,回收利用前景低迷。“现在塑料的回收价格下跌,一斤塑料餐盒和饮料瓶,也就几毛钱,又有剩饭、油污,不好回收。大部分外卖垃圾都焚烧处理了。”魏师傅说。
  记者通过网络查询到,目前全国只有14%的塑料包装得到回收,外卖餐盒仅占其中一小部分。外卖垃圾基本用来垃圾发电,企业如果要回收利用,回收利用的经济成本和环境成本都比较高,基本无利可图。目前对于废弃塑料等再生资源回收,国内只有北京、深圳有相应的补贴机制。具体做法是,将生活垃圾分出来的可回收物,纳入公共服务的补贴,例如分拣费用、运输费用、处理费用,在每个环节都会对相关的费用进行补贴。
  既然一般塑料制品垃圾不好回收,那么,用可降解材质的餐盒或外包装来代替,可以吗?
  太原小店区一家不愿意透露店名的餐饮企业负责人称,一个一次性纸浆餐盒的进价大概1.4元,而一个不可降解材质餐盒进价大约0.88元,二者成本相差近1倍,“没办法,必须考虑到成本问题,因为外卖包装的成本差不多占到整个成本的2%左右,同行们都会算这个账。”
  这位负责人建议,针对现状,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减少外卖垃圾产生,或降低物流中使用一次性塑料包装的频率,比如点餐时,顾客如果不需要配筷子、汤勺等餐具,可以在下单时说明。
  各方联手应对挑战
  原有的回收难、替代品成本高等问题还未彻底解决,新业态带来的新挑战又接踵而至。
  “这既与新的经济形态有关,也与人们的消费习惯紧密联系,还涉及技术、成本等一系列问题。”省社科院侯晓斌认为,治理“白色污染”,共创美好城市,需要凝聚各方智慧。
  侯晓斌说,“白色污染”的根源在于垃圾治理主体缺失,“餐馆只管做、平台只管下单、快递只管送,消费者吃完顺手一扔,最后成了全社会的负担。”要从根本上解决外卖垃圾问题,就要让相应的责任主体切实担负起处理外卖垃圾的责任。
  “现在国际上有两种方式可以借鉴,一种是欧洲模式,通过政府采取强制性的政策,对具有可再生能力的垃圾回收处理进行补贴。另一种是日本模式,通过培养国民素质,从源头上做好垃圾分类。”对此,业内人士蔡鑫有独到的见解,他在山西环保领域深耕十余年,目前任山西迅速环能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
  蔡鑫分析,要从全供应链角度入手,网购平台、商家和消费者等有关各方,都需要承担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系统解决环境问题。
  首先,商家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比如外卖企业,应当承担一定的外卖垃圾回收和处理成本,而不是完全由社会买单。其次,在政策制度和执行层面,建立起一个从塑料袋生产、销售到回收的完整生态链,用更多元的市场手段,控制污染。
  事实上,由新的消费方式带来的“白色污染”问题,已经引起有关部门和相关行业重视。国家层面,相关部门正在研究调整“限塑令”,研究制定在外卖等行业率先限制一系列不可降解塑料包装使用的相关实施方案。
  网购平台也有所行动,记者点击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发现,下单页面上添加了“无需餐具”选项,以减少筷子、餐巾纸等一次性餐具的使用。有的平台还为选择“无需餐具”的用户提供积分奖励,可以在积分商城兑换物品。还有企业采用新科技研发出可以吃的外卖餐盒、勺子。
  “其实,我们最需要的,是深入人心的环保理念。尤其是下游的消费者,要真正在内心萌生出对环保的善意,才能让免费得来的劣质塑料袋不再是小便宜,才能让垃圾分类不再是麻烦的事情,才能让低碳生活、绿色消费真正实现。”蔡鑫说,无论是堵还是疏,都离不开公众意识的转变,只有各方合力,才能让“限塑”从政令变为习惯。

文章摘编自:山西日报


相关新闻:
 

  中国塑协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塑协”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经过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塑协”。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塑协)”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严禁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并自负相关法律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两周内进行。 ※ 联系电话:(010)65267869 电子信箱:cppiabgs@163.com